隅光咖啡

送你一隅光亮

說到「隅」這個字,我還滿喜歡的,不知道是不是跟我的個性有關,特別喜歡那種僻靜的角落或者邊遠的地方。不過,似乎有些朋友還不大熟悉這個字,所以請容我先在此掉一下書袋。

根據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版的詮釋,「」這個字有以下幾個意思,分別是:

山、水彎曲轉角的地方。如:「海隅」。唐.杜甫〈潼關吏〉詩:「要我下馬行,為我指山隅。」

角、角落。如:「牆隅」、「四隅」。《詩經.邶風.靜女》:「靜女其姝,俟我於城隅。」

邊、旁。《樂府詩集.卷三七.相和歌辭十二.古辭.隴西行》:「桂樹夾道生,青龍對道隅。」

邊遠的地方。《淮南子.原道》:「經營四隅,還反於樞。」

事物的一端或一面。《後漢書.卷四九.仲長統傳.贊曰》:「舉端自理,滯隅則失。」

「隅」這個字雖然不算常見,不過以它作為店名的公司行號倒也不在話下,好比我在四年前所結識的一隅有花,或者是位於南臺灣的一隅微光,都可算是「隅」字輩的代表店家。

最近,又知道了一家以「隅」為名的店,名曰隅光。遺憾的是這家咖啡館明明就在我家附近,但卻直到它即將吹熄燈號的前夕,才輾轉得知這家店,還有那位喜歡說故事的老闆娘。

今日午後,總算有機會造訪隅光。都說人如其名,如果這家咖啡館也有人設的話,猜想也是貫徹了老闆娘的意志與人格特質,選擇在角落裡綻放微微的光亮吧。

雨後的臺北,格外有一番小清新。在等待朋友的空檔,我躲在角落裡看書,不時還用眼角的餘光打量這個小小的咖啡館。時而看老闆娘忙著做甜點,時而又見她殷勤地招呼客人,忙得不亦樂乎。在這裡,似乎整個城市的步調都慢下來了。

這畫面很美,不禁讓我聯想起當年在上海鬼混的往事。那時,很喜歡流連在法租界的某家咖啡館,只不過民生社區的公園、綠樹雖多,卻沒有梧桐林蔭道,也沒有名人故居和花園洋房。儘管如此,棲身平凡住宅區之中的隅光,卻展現出一種微妙的氣質,就像一個靜靜坐在角落看書的女子,格外迷人。

朋友來了,問我要點什麼飲料?有「選擇困難症」的我不置可否,聽了老闆娘的建議,點了最多人選擇的咖啡拿鐵。拿鐵看似稀鬆平常,但我知道這個道理:任何簡單事物的背後,往往都沒那麼簡單。

咖啡和甜點的搭配算是相得益彰,不會過於甜膩。就這樣揭開了午後的序幕,也不知不覺打開了話匣子,兩個人坐在角落閒聊,彷彿是相識已久的老友。

這一刻,才真正識卻隅光的意義與價值。就像老闆娘在粉絲專頁上頭提到的,「每個人進來,都可以找到屬於自己的光芒。」

我在恬靜的午後時光裡,找到了一分自在,配著咖啡香,開始跟朋友天南地北地攀談。我們都是有故事的人,朋友分享了她的經歷,我也聊起以前曾混跡不同的產業,也常有機會主持一些大型的活動。

說來莞爾,很多人可能覺得曾在網路產業和媒體打過滾的人如我,應該是一個外向或者口才辨給的人。實則不然,其實我並沒有那麼活躍,也不是很喜歡凡事都要站在第一線衝鋒陷陣,但是當有需要的時候,自然是責無旁貸。

回想起過往主持活動的經驗,當舞臺上那幾盞偌大的聚光燈打在自己身上時,感覺整個世界都靜默了⋯⋯

試圖調勻呼吸的同時,只能聽到自己砰砰作響的心跳聲。隨之斂起了自己的神色,嘴邊浮起淺淺的一抹微笑,然後用大家熟悉的聲線,開啟與這個世界的連線。

來這家咖啡館的路上,行經富民生態公園,我還記得以前曾在這座小公園裡,接受TVBS等電視臺的專訪呢。很多自己走過的路,彎彎繞繞的,現在都變成了歲月的印記,正以不同的方式搖曳生姿──就好像我在隅光裡看見的這個世界,也正在用自己的方式發光發熱。

離開咖啡館的時候,我還兀自張望。彷彿像個嘴饞的孩子似的,還貪戀那一杯香醇,眼波流轉之際,卻怎麼也忘不了與朋友以及老闆娘的交談。

回到家後,我收到一封電子報讀者的來信,說是每次讀我的文章,皆有些小收穫和啟發。正準備回信給這位讀者朋友,卻不經意看到八年前在英國巨石陣所拍攝的照片,不免感嘆造物主的神奇與自己的渺小。

英國巨石陣

儘管如此,我仍發心要做一個giver:無論是在104幫年輕朋友做履歷健診,抑或回答一些朋友有關寫作、行銷的問題⋯⋯

──用我的文字還有真誠的心意,送你一隅光亮。

隅光咖啡

★ 想有人協助您學好寫作嗎?歡迎報名「Vista寫作陪伴計畫」。

★ 想學習內容行銷技巧嗎?歡迎報名「內容力:打造品牌的超能力」課程。

★ 您喜歡寫筆記嗎?歡迎加入「我愛寫筆記」社團。

★ 歡迎訂閱Vista的YouTube頻道,也歡迎收聽《Vista的小聲音》。

Similar Posts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